凌汉三你的非all伴侣

喜则留,厌则走。
多说一句都是求,道不同不相为谋。

非all纯食。非苏非控。
主攻攻控攻苏攻all。
私心希望杂食吃非受的都取关:)

头像是路明非。

【非all】白裙子(上)

给 @云翳沧泷bct 的回归贺文!云砸欢迎回来!毕业快乐!!!

尝试了对话叙事方面的增强,对一个社恐来说还真是艰难啊

感谢某不露名小伙伴帮忙发文w

————————————————



“看清楚了吗?”恺撒问。


“再等会,就一会。”芬格尔敲打键盘的手分秒未停。


楚子航在一旁无声地看看他们,沉默了好一会,终于还是说:“所以我提议应该带探测镜。”他稍微侧身,朝天台的护栏外往下看。他眯了眯眼睛,依旧只能看清一楼披萨店挂着精美红色花圈的复古木门,大片的玻璃单面橱窗呈灰色调矗立在那,似乎有形形人影一闪而过。


不是似乎,是没有,钢化单面玻璃不可能让内部光透过,刚才的一瞬只是错觉。


楚子航又眯了眯眼,黑色的瞳孔中隐隐有金芒透出来。


“停下。”


楚子航的身形猝然停滞,他回头看到恺撒叼着根没点着的雪茄,一瞬不瞬盯着芬格尔手头上捣鼓的机器,但总有些若有若无的视线往他身上飘。


“路明非可不是为了让你滥用那种能力才把你治好的。”


“……习惯性。”楚子航嘴唇翁动两下,他走回那两人身边,问:“能修好吗?”


“谁知道。”知道楚子航的想法停止,恺撒也没去看他,而是怀疑地拍拍横在地面上的屏幕——据说的装备部的新玩具。


他,以及楚子航,或者应该说是每个出过卡塞尔学院任务的人,对会本能地任何打上“装备部”这三个字印记的玩意都抱有浓重的怀疑态度。恺撒现在就对手头上这个被执行部美名“万能监测器”实则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东西表示了万分的怀疑——


屏幕正中心那个拟枪支的红色瞄准心,还有整个机子环绕着的这股子淡淡的硝屑的味道,这里面不会又塞了个榴弹什么的吧?


想想装备部那帮中二死宅,这种事还真不是干不出来,更何况装备部部长和执行部部长最近好像越走越近了,中二和暴力狂的强强联手,怎么想都觉得很危险。


也因而,恺撒对楚子航简单粗暴的想法也嗤之以鼻,还探测镜呢,别忘了他们都是借由恺撒的特权和芬格尔的技术黑了诺玛激活EVA偷偷跑出来的,学院那边可藏不了多久。由于诺玛这台超级计算机几乎全球性的监控,他们根本不能在外进行消费,只能用EVA的权限从装备部那偷偷带出来的私货。


不得不说,EVA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姑娘,她给他们准备的东西几乎一应俱全,几个小箱子里的东西就能照顾到方方面面,探测镜这种东西当然小儿科,但,凡是由装备部出来的东西,那能叫东西吗?


比起那种直接对着人的,还是这个所谓的监测器看起来好点。


想着恺撒又忍不住上手往机子壳上拍了拍。


一拍就给他拍出了张脸来,直勾勾地盯着一脸错愕的恺撒。


“牛逼啊,老大,”芬格尔鼓掌,看向恺撒的眼神叹为观止,“牛逼!自古只听说过把机子拍死机的还没见过给拍活的,老大你是诺伊曼再世,帕斯卡重生啊!”


恺撒一掌子往芬格尔脑门上糊,“我要真有这本事就先给你换个正经点脑子。”


“别别别老大我们不能这么庸俗不能听信人是铁饭是钢的不科学理论,”芬格尔腰子一折,堪堪躲过恺撒那一掌风,“饶命!饶命!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家有一老攻要养哎别别别兄弟我们虽然没有一起扛过枪但我们一起伺过夫啊等等你别摸枪——”


芬格尔蹲身一个翻滚躲到楚子航身后面。早在看到屏幕亮起来投影出人来时,就无视学生会一前一现两人争斗,自觉找好座位坐好的楚子航一愣,看向芬格尔:“你……”


“你想说什么?身为学生会会长的宿敌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大家都是周末窝里蹲陪明非党的,兄弟一家人我们要一致对外!”芬格尔一个转头就把在学生会的身份扔下了天台摔碎喂狗。


“不,我是想说,”楚子航猛然从芬格尔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侧身让芬格尔直面恺撒,“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明明是个科技宅你为什么会玩漫宅的梗啊!”


“明非喜欢,偶尔陪他看看。”楚子航说。


恺撒皱眉,问:“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印象?”


“周末,你顾着和波尔顿酒庄老板一起举办蕾丝舞团派对的时候。”


“嘿!那是为了他手里头那瓶极品842年的白兰地,最极品的东西才配得上最好的氛围和最好的约会!”


“情调可以,但明非不懂酒。”


“无妨,反正我给他的都是最好的东西。”恺撒做了一个举杯共饮的动作。


 “还不如像芬格尔一样陪他打几盘游戏”楚子航不置可否,但意有所指,“他趁机抢了你好几个晚上了。”他一针见血。


恺撒挑眉,“喜欢戳破背地也是你的习惯?”


“那是你的认知。”


“我觉得,跟你说话永远都不可能说得通。”恺撒说,“而且说到晚上,你做的事也不少。”


楚子航一顿,旋即,扭头,朝恺撒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精致的,可以称之为……灿烂的笑容!


……







时正值六月,鹤立于作为小城独属特征的大片矮楼之间的一栋高楼泡在氤氲环绕的热气里。这栋楼据说是由一个外国的某著名家族继承人为在爱人成长的地方留下痕迹而捐赠的。


这看着是挺不错,但那位二缺的继承人似乎并没有事先征求过爱人的同意,施工过程进行到一半才被那位爱人知道,爱人又不是喜欢张扬的性子……林林总总两人间就发生了很多事。


到最后,楼是建好了,但并没有装修和商用,只是搁置在那里,算是二人相互协商妥协之后的结果。


自楼建好后应该也有一年了,周围矮楼里的居民也已经适应了有这么一栋莫名其妙的大家伙在这时而帮他们遮挡狂风暴雨,时而抢了他们的室内采光。喜忧早晚都要被淹灭在时光里,大家渐渐也对此习以为常。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将会一成不变之时,高楼的楼顶,忽然传来了“铛铛铛——”的连续不停的敲击声。


环绕大楼一圈底下的人们纷纷讨论起来。


“怎么这么吵,那栋楼要开始装修了?”


“我看不像啊,今天又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也没啥预兆,怎么忽然就敲起来了?”


“装什么修?没文化,这是钢铁撞击的声音……可能是有人在上面打群架也说不定。”


“老大厉害啊,这都能听得出来!”


“之前跟家里老头去那些地方玩过那么几次……你这什么眼神,那些都是正经场合啊正经场合,不信你问问路明非,他肯定也去过。”


“路明非啊……路明非,哎,路明非!你披萨酱要掉了!”


“啊?哦哦哦哦哦哦——”


路明非如梦初醒,身子忽然坐直,等看清眼前的赵孟华和徐岩岩,徐淼淼后,又放松了下来。


他咬了一口披萨的尖角,依旧是有些心不在焉,眼神若有若无地飘忽到窗外。


赵孟华看着路明非,悄悄扯了扯因为不常穿所以总感觉有些紧箍的领带。


赵孟华今日一身西装革履,跟面前路明非这号称体验生活的一身生活休闲行头对比看起来格格不入,要是是别人,以他赵大少爷的身份想必还是要发作一番的。但当年他被路明非和楚子航打过的脸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隐隐作痛,此刻就是光看着路明非发呆的脸,心里都在估摸着这位路高人重逢后这番装扮又是个什么路数,这是往事重提还是为了表现自己的不拘小节?又或者是……


赵孟华看路明非的眼神一下子警惕起来,仿佛面前这位大神分分钟就要放个大招秒人,但面上为了撑场子又不能表现出来,弄得整个人看起来活像……活像……


一只炸了毛的大猫。


在这诡异的气氛里,徐家两兄弟也没闲着。徐岩岩的肥脸在赵孟华和路明非之间转悠来转悠去,最后朝徐淼淼把头扭得跟拨浪鼓似的。


徐淼淼对徐岩岩用眼神交流:我感觉这气氛不对啊。


徐岩岩朝徐淼淼抛出询问三连:


这咋整啊?


那咋办啊?


这要凉啊!


徐淼淼:要不,你去说说话缓缓气氛?毕竟今天也算个好日子。


徐岩岩再次朝徐淼淼抛出拒绝三连:


我不会!


我不干!


别瞎说啊!


这兄弟,亲的,绝对是亲的!徐淼淼欲哭无泪,只好盯着压力斗胆跟路明非挑起话题:“路明……路哥,想什么呢这一愣一愣的。”


“嗯……”路明非没留意到他的称呼,他本来就对目前这几日没太在意,他狮子般的敏锐直觉并不会对不具威胁的人开启,更何况有更重要的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路明非只是咬了一口披萨,咀嚼的时候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视线默默飘乎到了窗外,徐淼淼看着他的侧脸竟然硬生生看出一鼓子苦大仇深的错觉。


路明非就这么一脸深沉地凝望了窗外一会,半晌,忽然幽幽地开口:“可能是,”







“可能是老房子起火吧……”






tbc



——————————————————————


故事非ALL向,结局看心情,20%偏非泽,10%偏路芬,5%偏路恺/路楚,1%偏路EVA,至于剩下64%






是个坑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70)
©凌汉三你的非all伴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