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君

极致的主角攻攻控洁癖
受控的无差的杂食的我求求你们不要关注我
欢迎取关谢谢

【非all/路楚】不可谏:假以英雄为名(4/4)【END】

10.12云砸 @云翳沧泷bct 生日快乐!提前的祝福因为下午我就要出去考试,简直是在用绳命赶稿啊
这篇几乎是和东砸 @张白木 一起完成的,东砸文力结构都很棒,和我一起熬到2点真的辛苦东砸了QAQ(抱紧)
你们看到非all线了吗?无论是单世界线还是不同位面。
写完了,爽。

不可谏系列归档:http://lingzhizejun.lofter.com/post/1e329e46_c170db6
————————————————————————

静谧的黑暗里,有名贵皮靴叩击岩石的声音。他从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他走进了废墟般的教堂,沿着漫长的走道进入教堂最深处的黑暗。在那里他看见了白色的十字架,黄金装饰的利剑把男孩刺穿在那里,男孩遍体鳞伤,血染红了十字架的下半截,他的黑衣撕裂,被人在身上刻下屈辱的印记。

“你来啦……”男孩忽然说,“我听出你的脚步声啦,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一定会来看我的。”

“因为……”

垂死的小魔鬼在深渊里抬起头看着他,原本熟悉的幼小的脸上苍白布上无数血痕,眼睛是两个渗黑的血洞。他弯着嘴角,下颌骨骨骼被龙类的骨架撑开,一张一合……







“你终于来看我啦,哥哥。”




路明非猛地跳起,抬眼就是一片没有边界的昏暗,感知也十分模糊,仿佛是踩在乌黑的云里。一个和他穿着同款小西装的男孩浮空坐着,圆口皮鞋悠悠哉哉地一下下晃悠发出“哒哒”的声音,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雾草诈尸啊!说好的为了让我觉醒把力量分成四份现在都耗尽了呢?能过来不早过来,要不要特地卡时间出现得那么忽然啊!”看到他,路明非原本那一脸懵逼瞬时土崩瓦解,自己都没察觉地松了口气。虽说不想承认,但看到这小魔鬼的那一瞬间心安稳了下来,他直觉他能帮自己。

路明泽笑了笑说:“我怎么敢骗哥哥你,是真的力量不够啦。这不是因为千钧一发时和哥哥你心有灵犀,一感应到哥哥你有事这不命都不要就赶过来啦。”

“去去去谁跟你这魔鬼心有灵犀了?!那不是说的是夫妻关系吗?”

“形容夫妻关系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哥哥你平时也没认真学习就知道借用以前的记忆,现在的意思是……算了,都差不多。”路明泽眨眨眼睛,忽然间不说了。

“哈?”路明非半天没摸着脑袋也没管,正事要紧啊。“算了先不管那个,你有没有办法……”

“没有。”路明泽好像知道他想说什么一样,“哥哥你的力量烧得也差不多了,我仅有的力量分成四份之前要给用完了,至于本体还在格陵兰海呢,哪来的办法逆转局面。”

路明非皱眉说:“那你来干什么?”

路明泽一脸悲愤欲绝,“啧啧啧哥哥你真绝情,我当然来陪哥哥你啊!我可是你的弟弟,诚信至上的业务员,你值得信赖的人生伙伴,以及你人生中最温暖的小棉袄~”

“作为我贴心小棉袄你再不救场以后就是盖在尸体上的裹尸布了啊!有什么招就快点亮出来啊我的亲弟弟!急,在线等!”

“没有啊。”

路明非一愣,又有点不信,“什么?”

戏谑的笑声还残留在空气中,笑容却是消失了。路明泽摇摇头手在空气中一撑,像现实生活里撑着什么东西借力跳了下来,和路明非站在同一高度,“我说,没有。”

他们同时沉静下来,路明非和路鸣泽对视,空气仿佛凝结,静得叫人不安。

“别这么看着我哥哥,弄得好像是我见死不救一样。我那么地爱着哥哥你,怎么可能会让哥哥你有事。”路明泽先败下阵来,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可我是真的没招啦。之前借用的都是我诱导出来哥哥体内残存上古时候的力量,还有一些是我自己的,但现在也剩不了多少了。”

“如果我能有办法让哥哥你活下去,我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哥哥你有事的。”他轻声说,“哪怕是要我的生命。”

路明非的心里悄无声息地疼痛了一下,有些疲惫地往后退,但他不像路明泽对一切那么掌控自如,也就没有其他东西可以支撑他,“付出生命……你们一个两个都爱这样么,动不动就要生要死的……”他的眼神渺远。

路明泽安静地看着他。温暖的光照在他们身上,仿佛几千年前的那对兄弟一样。

半响,路明泽轻轻地笑了,他轻声说:“没办法啊,这种情况下除了生死,也改变不了什么。”

“虽说他们就是用尽生命到最后还是都改变不了,哥哥你的命运。”

“诺诺作为‘钥匙’,使用过后现在跟植物人也没什么两样。”

“凯撒帮你挡住了关键的苏茜的一弹,碎成了肉泥。”

“苏茜她们抱着虚假的仇恨而来,到最后也只能成为封神之路的养料。”

“芬格尔嘛……怎么说呢?我相信哥哥你不会喜欢他现在那个姿势的……”

路明非心里一颤,“不要说了!”他的声音仿佛哀求。

“哎呀,力量变弱了记忆力也变差了呢。还有谁呢?我想想……噢!差点忘了,还有楚子航。”路明泽没理他,自顾自地说下去,“哥哥你最后那时其实应该躲开的,躲开了死的只是楚子航而已。但你现在把自己弄成这样,楚子航也活不了啦。”说着还耸了耸肩膀,一副无奈的样子。

他悠悠哉哉地在路明非面前来回踱着步子,“哥哥啊,你觉醒得太晚,想起来的太少,千年来的记忆里有多少印象?密党对那么多的混血种都用了进化药,你说尼伯龙根入口,会不会有很多执行员在等着他们?”

“哥哥你也做过执行员啊,还记不记得你们出差的时候通常带什么武器?我们一起想想看——用刀直接砍的话,好像要一刀刀往同一个方向切才会斩到内核吧?”路明泽的语速越来越快,“他们会用什么刀呢?斩马刀?太刀?钢刀?或许说楚子航那把就很不错,虽说是个三流伪劣产品,但胜在没有吧?”

“那刀叫什么来着?御神刀?区区人类也胆敢取这样的名字么。御神刀,御神之刀,用来斩御神的刀柄,被握在神庇护下的人类手里,你说是不是很可笑?”

“到头来,他还是想杀了你啊……”

“闭嘴!”

宽大的手掌掐上路明泽幼嫩的胫脖,灿目的黄金瞳中迸发出冷冽的火焰。路明非死死盯着路明泽的眼睛,萧杀的锋芒凛冽,宛若被逼到悬崖的雄狮呲着狰狞的牙。

若是什么其他人被他这样看着,估计已经在那浑然天成的威严和气势中瘫着跪了下去。太古的龙皇,从来只需要眼神就能让人臣服。

可被他这样盯着看的不是其他人,而是路明泽。

“真是漂亮的眼神。”路明泽完全没有被震慑到,反而是“咯咯”地笑了。他丝毫不在意自己被掐着的脖子,反而旁若无人般地伸手轻抚路明非坚硬如铁的侧脸。

“哥哥,你在不甘心啊。”他轻声说。

不甘心……么……

路明非有点想捂着自己的胸口,感受那股被点破后汹涌澎湃的热意。

你可曾手握世界的权柄,每个指节都被无形的枷锁束缚;你可曾记得那深渊的黑暗,努力地伸手却什么也触碰不到的疏离感;你可曾一个人走在光怪陆离的街道上行走,逆着人流穿梭,跌跌撞撞,走走停停。

自己的世界被局限得如常之小,哪怕是倾注一切的付出却是连少有的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要被夺取。

不甘心啊。

芬格尔帮他引开密党的背影,诺诺无神的眼睛,苏茜苍白的影子,凯撒的血液溅上脸颊时的焦灼,楚子航绝望的眼神……还有这千年来被虚假罪名掩盖的自己。

本身为王,又怎能容忍如此亵渎!

时隔那么久,他终于抬起头,看横隔千年无尽翻滚的海潮上怒吼的啸浪扎在自己身上,身体里的每一分每一寸骨骼都在“咯吱”颤抖,它们在挣扎,它们在逆反,它们在沉淀千年的血与悲中叫嚣!

近乎凝固的空气里,路明泽肆意地疯笑。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路明非手中挣脱,站到了路明非的面前,无比地靠近。

“你终于肯拥抱我了么,哥哥。”

他张开双臂,抱紧了路明非。有金色的光从他身体里溢出流进路明非的身体里。

重新睁开眼,黄金瞳中流经熔岩,路明非任由路明泽的动作,没有抗拒,也没有迎合,“你想干什么?”

路明泽笑了,明明之前说着如常恶毒的引诱,如今笑容却如此干净,像个普通的大男孩。他轻轻地把脸埋在路明非怀里,“哥哥,这是你想的。”

“我不会骗哥哥你的,我是真的无法改变。因为把我带到这里的不是我,永远忤逆一切力量的也不是我,真正能改变一切的从来就不是我,而是哥哥你自己!”

“王座上的每一对双生子都是不同的。康斯坦丁的力量强大,诺顿协助他进化出巨大的身体。芬里厄的血统有先天优势,耶梦加得则是他的大脑。我们相辅相成,各自拥有彼此或缺的一部分。”

“我生便作你斩断命运的刀剑,纵使死亡也不过在黑夜里长眠,等待你心底最深的呼唤。”

“哪怕在地狱深处,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一定会来看我的。因为……”

小魔鬼的脸抬起,凑到路明非面前,近的几乎快吻上去。他们四目相对,灿目的瞳孔中流金四溢,并蒂而生的金色曼陀罗花在他们的眼中交缠在一起。“我是多么高兴看到哥哥你的眼里有熊熊的欲望在燃烧啊。”

“我是你的……”



“欲望!”








最后一声如风扬尘,四周昏暗的场景瞬间支离破碎成无数长宽迥异的不规则矩形。暖色光线从几米间隙斜洒进来,熙熙照亮了整个区域。

路明非这才看清那是一张张黑白默片组成的围墙,围墙上密布的画面中或人或物或己或他,或清晰或模糊,或动或静。有的历历在目,有的旧识翻新,层层叠叠堆砌组成炸裂般未曾见闻的五彩斑斓,整体趋向于陌生的暗色,但又都切切实实都是自己曾见过的,甚至熟悉的。

这是回忆,或是被称之为时光的东西。

无数张影像如浮水中的鱼绕着路明非旋转,密密麻麻排布。

它们疯狂地环绕着他不停旋转,像一片正在堆砌的墙,一个接一个地堵住未知的空白,固化成一种更深的颜色,近乎迫近彻底的黑暗。

远方透过来的光芒渐渐少了,周围的画面都因为缺少光源而失去了颜色,旋转也停了下来。淅淅减减到最后只剩眼前的被忽略掉的一角。

只有那一角透过来的一线微芒。

路明非向那束光伸出手,于光影接触那一刹那,骤然世界大亮。

被搅乱的粒子四散,天空的光影在黑白滤镜下染变成蟹壳的青灰色,打落在建筑物和地上的弹头炸开燎原之火,和遍地人肉和残尸血海肉林一起混为一色。

神柱下,巨大的龙翼遮蔽天日,本为猩红的贤者之石凝固成厚重的黑,漆黑弹头直指黑翼庇护下的心脏。面容疯狂和绝望的两个人有些扭曲地抱在一起,勒紧的爪沿深陷进肌肤,彼此都抓出了血。

明明是死亡前的最后一瞬,定格混杂之下却是黑红灿目地交织相映,错乱的线条交织出一种扭曲的美感。如此血与焚的祭礼,宛若来自地狱深渊。

那是路明非被路明泽拉入“梦境”前的最后一瞬,与之不同的是,那时的他深处其中,而现在的他更像神话故事里离题的游魂。

很难说是一种怎样的形式,只知道整个空间呈现在眼里就是多维的,每一件事物的每个角度连同事物低下暗涌的元素之流都清晰地摆在脑海里,没有任何错位和死角可言。

这便是被混血种们称之为“神”的力量,神高高在上,俯视众生若视蝼蚁,漫不经心地一扫便深得其意,从来无需多欲一个眼神。

路明非忽然想到路明泽。同样拥有这样的能力,他平时是不是也这么一个人,在这昏暗的空间里卸下那副跟表面年龄严重不符的嘲讽脸面,真正像一位整天喜欢黏在哥哥身边的小男孩那样,有些落寞地倚在这片黑白形散的墙边,透过那么小的一束光静静地看着他。

就像小时候还在绿藤布满窗沿的小房子里,两个相依为命的人紧紧相拥的时候那样……

这时,黑白中出现一抹亮色,画面中的“自己”被染上了色彩。

他看着“自己”晃了一下,勾起嘴角,笑了。面部肌肉在龙骨的精准位移下弯成了一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弧线,这本是内心仍残存人类情紊的路明非所做不到的。

他在笑,笑得浑身颤抖,颤动着划到几近紧挨后背的贤者之石的身体出血也不以为意。他的眼里淡漠疏离,冷得结了冰霜,仿若是玩世不恭的君王,嘴角勾起嘲弄世人的角度。

他看着眼前凝固的人。

楚子航么……

虽说势力不如那个人,但身为封神之路的适格者,应该也有可见之处。

“就先暂时交给你好了。”在时机未彻底成熟之前。

路明非,或者说路明泽缓缓抬起手,掌心上亘古自洪荒之始刻下的密文闪烁。他看着面前的男人,缓缓念着这古奥的碑文,低转的声音中,那古老的句子带着君王般的威严,仿佛教堂的钟鸣一般。

最强的言灵,不但能改变空间,还能改变时间。

他把手抬起,伸向面前的人:

“交换吗?”

交换吗?用你所拥有的去交换一个未知未来的虚无。

你要穿过血肉刻蚀的道路,度过不断停止又再一次无穷无尽的夜晚;你要被荆棘划得遍体鳞伤,拖着身负重荷的身子前行,没有任何回头路可言;你要燃烧自己的生命,去挣脱不可谏的往者,追求那水中烛火般的希望。

纵使如此你也愿意劈荆斩棘,只为走到那个人身边的话……

在他面前,面色苍白的青年身影动了动……

隔离在他们的世界之外,路明非睁大了眼睛。

眼前的身影逐渐模糊,缩小变成了一张小小的画面,缓缓地移动。它围着路明非旋转,穿过沉沦的黑,穿过迷惘的暗,慢悠悠地倒腾到唯一空缺的位置。

“啪”的一声。

最后的光被最后的影像堵住了。

只剩围墙内压抑的黑。







“嗞嗞……嗞嗞嗞……嗞嗞嗞嗞嗞嗞嗞嗞……”


城市边沿的某暗室里,最年前的混血种贵族家主站在满室的蓝光投影中央。来自地狱深渊的绝望哀号从壁内隐藏的音响泄出,龙王的怒吼在电音间混杂,却能轻而易举地直击到人的心脏上。

周围蓝光密布,幽幽的荧蓝投影打出一个人的影子。

凯撒久久地看着他。

每一个加入学生会的人他都曾诺以庇护。他是天生的领袖,浑然天成的自尊和骄傲,一旦许下承诺便必定达成,哪怕赌上自己的性命。

这个人加入学生会前,他向他许诺过学生会会长的位子,后来他做到了。

日本行动的前夜,他向他许诺过照顾,他也做到了。

可他还在学生会的聚会上非常中二地举杯畅言“男人间的情谊永恒”,还在日本的雨夜里说过“我不会让我的组员有事”,还在那天雨夜对着刀光剑影的远方说过“快走这些人我挡着”,还说过……

“‘神域’已经开启,龙血比例没有超过临界血限的人是进不去的。凯撒.加图索,家族予你英雄的圣名,你就应该成为混血种世界的王!这是家族对你最大的爱,你已经长大了……”

家族元老的话在现在还是在他脑里面不断循环,可能是因为一定程度的催眠,也可能是在得知“家族的礼物”后内底里最深处的叛逆被勾起。

因为长大了,就不该再叛逆了。以前许下的诺言都不过不懂事的时候的儿戏……么。

他把杯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如释重负地手一松,掉落的杯子在地上碎裂飞溅,敲击到黑色的鳞甲又被反射开去。

“真是猩得令人作呕啊……”

他自言自语着迈步向前。

“您要走了吗?凯撒.加图索先生。”

满室幽蓝忽然碎成粉芥浮空,紧接着收缩聚拢,由光学粒子组成的少女在他面前成形。少女静静地望着他,瞳孔中流过无数冰冷的数据字符。

“先生?”凯撒饶有兴趣地停下来,“你就这么称呼袭击了你的主人的我?”

“称呼曾经的主人才对,先生。从你闯入把芬格尔打晕并从他手里抢到代表最终管理员权限的白卡那一瞬起,您就已经是我的主人了。”少女道,音调里毫无感情,“这也是系统最大的漏洞之一,我当初提醒过他,可他似乎并没有当回事。”

“不愧是密党制作出来的战争机器。”凯撒呵笑一声,“这次的局你参与了多少?”

“Never.”少女平静道,“这里面掺杂了太多的感情要素,我是理解不了的。我被下令的任务是破解这个局,从反入侵EVA到占用密党向尼伯龙根派遣执行员的通讯线路,可惜都没成功。”

“被下令?这药也是你准备的?”凯撒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地上的玻璃碎片。

少女摇头,瞳中数据代码一闪,暗室角落部分墙砖分开,露出一个小小的暗间,一个灰头土脸的男人衣衫随意在里头睡得东倒西歪,仰面朝天匍匐的姿势奇葩得出格,一看就知道是被人随手扔进去的。

少女指着那个男人道:“芬格尔准备的,似乎有亲自进去那个地方的打算。”

“提前计算到这一部么?在学校隐藏了这么多年,真正的他这么厉害?”

“如果但说预测方面的话,并不。但变化总是悄然而至。”少女抬头看着芬格尔,“从不知道哪一天起,他忽然就改变了计划,从那以后,他的每一步都能踩准最恰当的点,并且对内容都无比的熟悉。不夸张地说,似乎亲身经历过一样。”

“计划?什么计划?”

“一个很复杂的计划,饶了很多路,利用尽所能利用的资源,妄图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少女轻声说,“计划很长,但您似乎没有时间听下去了。”

她回头看向凯撒,幽蓝的瞳孔像一面镜子,映射出对面人狰狞的爪牙和蔓延到胸口刺穿衣服的鳞甲。

“还真是吝啬啊,诺玛。EVA反攻多少了?”

“还有一段时间,不过过多的信息我已经没有了掌控的权限。”诺玛看着他,“您的时间不多了。”

“确实。”凯撒无奈地耸耸肩,他自然了解自己的情况。精炼提纯的进化药中蕴含的龙族的权与能固然给了他不可思议的力量,但同时也在悄无声息间侵蚀人的血液,渐渐地把他拖过临界血限的边界。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人耳缩听不到的赫兹频率上龙王咏唱的哀歌愈渐清晰。身体的热量被剥离拉开到了其他地方。

那个地方就在不远处,像是在海里漂流的人看见灯塔,森黑如刀剑的光柱在他们眼里格外温暖。宛若可以被称之为归宿。

应允血统的召唤,龙族之心发出残暴的呼声。

或者说本心如此?凯撒模糊地想。

被圈养的龙王,禁忌的龙族之血,跨越千年的血史……人与龙表里的事实摆在面前,一切又一切都和他的傲性那么地相悖。

得知真相后又叛逃的他终归是逃不了的,再怎么逃也总归在地球上,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家族的所谓“爱”与“宽容”。不多时,诺玛被EVA压制后大概就会被五花大绑回去,结果会怎么样只要想想那帮从棺材里蹦哒出来的死人脸就能猜测得到。

纵使他们还对他不算太坏,要他和那花花公子老爹一样,带着“家族的礼物”,坐在权位者的高位上用酒精和色欲埋葬自己剩余的人生?

见鬼!



凯撒随手推门,钢合金制的厚重门板直接脱离门轴倒下去,“哐”的一声扬起灰蒙尘土。

烟尘滚滚中,远方有温暖的光穿过来。尼伯龙根中“死亡”与“永恒”的属性对徘徊在混沌夹缝中的死侍带有致命的吸引力。

初生的死侍在残败的危楼门口张开硕大的骨翼,优秀的血统让即使是沦为死侍的他也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龙族的部分能力。

他迎着逆风,在无人的城市冲向天空,飓风吹乱了工整的制服,甲刺穿透了半朽之树的标刻,尼伯龙根的光越过入口环抱着他,将他逐渐吞没。

光透出了温暖,庄严和宏大,像是朝圣的人迈向神堂的感觉。

在神堂前,人们总是虔诚的拜谒,急欲亲近神的光辉。

意识弥留之际,他忽然想起出逃前曾和帕西等人被带到神堂,作为人类的英雄被顶礼膜拜。

每当有灭世的灾难来临之时,人类往往并不靠自己的力量去谋条生路,而是沉迷宗教,渴望信仰,妄图那无所不能的神派来英雄降世,为人类杀出一条生路。

至于恶魔从何而来,英雄自己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那离卑微的人类太遥远了,对他们自己来说并不重要。

人们所做的一切,似乎就是为了逃避和淡忘死亡。他们沉浸在生命的愉悦和算计当中,渐渐成为死亡的陌路人。

他们欢歌纵酒,踩着混血的泥污欢快起舞。

混乱而荒诞的故事就埋葬在他们脚下沧海横流的历史中,不可谏言。





  
在远离尼伯龙根很远的圣堂,人工制造的琉璃炽灯撒下纯白的圣光,祈祷的人们,修女和教士在带有黄金瞳的“神的使者”的带领下高声唱着圣歌:


“你的岁月无往无来,我们的岁月往过来续,来者都来。”



“你的岁月全部屹立着绝不过去,不为将来者推排而去,而我们的过去便了。”



“你是‘千年如一日’,你的日子,没有每天,只有今天。”



“因为你的今天既不递嬗与明天,也不继承着昨天。”








“你的今天既是永恒。”






*

“我想知道他们最后的结局。你知道的吧,凯撒?作为加图索唯一的继承人。”



“要么,神战胜了最强的人类,然后会有更多的屠龙者被送往‘成神之路’,变成下一个最强的人类再和神战斗……”


“要么,最强的人类战胜了神,然后……”



“墓园的棺木会埋葬你们虚假的身体;白色的花环会点缀照片里的面容;气势宏伟的历史丰碑会刻下你们的名字。”


“你们为人类利益而奉献生命的光荣事迹将在千万人间广为流传,永远永远,世世代代地传述下去。”


“无数的后人,将看着你们所创造的历史。他们会想象你们杀身成仁、勇敢杀敌的动听局面,他们如听到了你们英勇不屈的声音。”


“他们会为你们讴歌,谱写出绝世的赞歌和诗句赞颂你们。”



“你们的名字将永垂不朽。”









“假以英雄为名。”






END

————————————————————————
承接【路楚】不可谏(续篇)的前世的故事,完结w

部分引用原作语句,至于设定嘛,区区超高校级别的胡扯能力我也是有的。

圣歌引自奥古斯丁《忏悔录》,一本我想安利你们放在床头的书,特别适合失眠人群,就是要小心别举着看不然一个不小心书掉下来糊脸那就很悲伤了。

求评论或者说修改意见怎么都好啦

没想到我这种懒癌居然也有把一个系列敲上3w字的一天,爽。

本来还想写一篇未来黑王君临天下的犹可追(设定一下非王君临天下世界把楚凯芬源等送给王当祭品就可以np开车了),但等我毕业龙5没把我脸打肿都不错了(而且我懒啊)

接下来的计划是一篇云砸的路楚结婚梗,一篇基友的路凯or路源(这两一起也不错)军装paro,路芬的一辆车,非all吐槽向复习梗。

噢,计划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47)
©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