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君

极致的主角攻攻控洁癖
受控的无差的杂食的我求求你们不要关注我
欢迎取关谢谢

【路楚】不可谏(续)——上篇(R)

不可谏系列归档:http://lingzhizejun.lofter.com/post/1e329e46_c170db6

食用说明:
1.加班加点还好赶上了TAT东砸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张白木 
2.lof主非all路明非痴汉+楚子航半黑≈非王爽了就行,楚子航什么的怎样都好啦ooc严重
3.和云砸的五个半月快乐ε٩(๑> ₃ <)۶ з @云翳沧泷bct 
——————————————————————————
苍茫长空,一轮渊月。银耀月光如幕倾洒,斜映下方的庙宇式建筑,画出平白剪影。

流彩窗前,银光从两边随意拉上的隐纱窗帘溢出,在幽暗的室内划出一条拳头宽左右的亮线。微光寻觅而去,正覆上了一双眼睛,半狭长的眉毛随着呼吸的起伏微颤,自然下压的眉角显得宁静和谐。

忽然,光线弱了下来,暗色漫上,刚好落在了男人的脸线中间,又很消弥,恢复如初。随即,拳头宽度的光廊慢慢扩大了,明暗分割从男人的眼角下移,露出了他的梁鼻,薄唇,下削的颊骨和被被子覆盖过半的棱至锁节。

这是一个耐看的男人,二十出头,面容不算很帅,但一直凝望着他的人却能感觉到他平日衰微的面皮下隐隐透出来的勇气和安稳。

今夜的月色的确是极好的,光芒照耀下阴暗分明。阴暗遮蔽中分出了一个影子投射在身形凹凸翻折的棉被上,清清楚楚画出一个修长的人影。

那人身形宽而不涨,长而不削,人体比例精巧得像课本中所谓健康人类的模板图,结构非常标准。那身影一跃而上,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跨越了窗台。不闻一点声音,却只见那射在被子上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大小定在了跟房里物品对比下正常人差不多大小,在床边不动了。

床上的男人睡得很熟,没有一丝察觉,他睡得很死。实际上换了谁连续跑了一个多月的卡塞尔执行部任务都会这样,甚至比这还惨得多。若非男人自身强大的血统条件,他早就因为舞王的那一记“泰山压顶”带来的脑部后遗症滩在消毒病房里,哪还能靠他自己的S级权限来说服并命令众人离开,还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清理了满屋子男女粉丝送来的鲜花水果?

想到这,床前的人影微皱了眉,细细地看着床前的人,心口混上几分闷闷的,不太舒服。

时间过得漫长久远,长到月尘飘摇又矮了一个倾斜角,久到无声息的风带起二人的发梢。

床边人修长的睫毛颤了颤,缓步踱到床边。男人轻轻的蹭着kindside边沿坐下,优质软磨的床棉没叫他发一点声音。

睫毛扫下,心念未动感官已贪婪地摄取着身边人的气息,目光直至地在挚爱人脸上徘徊,空气里似乎都涌动着暧昧不明的纠缠和粘糊,这么一对上便再离不开视线。

没留意到什么时候伸的手,反应过来时已经是一缕缕的温热鼻息洒在指腹上。

不同的人,不同的体质,不同的环境和天气,呼吸的温度是不一样的,具体数值大概在35℃左右,因人而异会上下波动一点,正常范围不过1~2℃。

不过对方所残余在手上的大概不止这个数值。

他的温度是灼热的,喷薄而有力。是以前贯穿男人身体时烧灼粘糊的温度。

已经近乎是把身子贴上去了一般半环抱着,手上没有一点力,但已经是切切实实地带来了肌肤触碰间的快感。

但还不满足。

他想在他清醒的时候,抱着他,紧紧地。

想感受他的体温,他的呼吸,他的脊背轮廓……

想要他的触摸,他的爱抚,他所能予他的一切……

夜是感性的,更容易让人的欲望沉沦。久不见别的时光经两世的叠加变得更加漫长,内心的渴求在漫不见头的日子里疯长。脑里不由自主地被塞满了缱绻的缠绵和蚀骨叫嚣着的想。

一如那时他在尼伯龙根里不吃不喝抱着浸满血的他的身体疯了一样日日夜夜的想。

不同的是现在怀里的人是温暖的,活着,鲜活而强烈的生命力正隔着一层肌肤剧烈地跳动。

还活着。

“还活着……”禁不住心口抽痛地脱口而出,楚子航埋头舔上了路明非的唇,毫不出乎意料地被夺走了身体的控制权剧烈吮吻。

身下身子抖了,纯粹的黄金在睁开的眼底下烧了起来。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73)
©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