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君

极致的主角攻攻控洁癖
受控的无差的杂食的我求求你们不要关注我
欢迎取关谢谢

【路楚】不可谏

不可谏系列归档:http://lingzhizejun.lofter.com/post/1e329e46_c170db6

————————————————————
寂林幽深,莺鸟啼鸣,浓密的巨红杉树林遮天蔽日,流泻出星星点点的阳光,最大的红杉树影下有个小型的月台,敞篷版的布加迪威龙早已停在月台上等候。

有人已在布加迪威龙的驾驶座门边闭目养神,微光洒在那线条分明的侧脸上,把他削长的身影裱装成一张画像,微风拂面,连同那细长的睫毛一并吹的轻颤。发丝飞舞,凌乱里带着他骨子里禁欲系的美感。

这时他睁开的眼望向月台尽头漆黑的洞口,仍是那般黑,静谧如噬。

他只看了两眼便别开了头,你这车门的那点被惯出的懒骨头站直,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餐布铺在了布加迪威龙的车盖上,只在上面放了一支香槟杯,沿着杯子的弧度指尖若有若无的划过,男子拿起车轮旁的红酒瓶往杯里倒,神情专注得像专业的调酒师。

暗红色的液体沿着边沿打着旋转上去。当最后一滴液体滴入杯中,洞口传来的急速破空的尖利啸声,漆黑的线由墨漂白,最后亮如明灯。

“CC1000特快列车已到站,请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上路……”

不待机械的提示音说完,从洞口隧道中冲出的特快列车已打开了车门,车还没有停稳,但对于能上这辆列车的人来说这点速度也算不上什么甚至半路跳车的人也不在少。乘务员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只是在继续播放提示音的车厢内对着那道远去的身影鞠躬。

“感谢您的乘坐,祝您一路顺风。S级的Ricardo M.Lu先生。”

这句敬语透过车门悠悠的飘了过来,成功让路明非僵直了背。无奈,他只好再往脸上套上礼节性的微笑,朝车内的人点头示意。在成功传达了学生会对他形象要求中的“彬彬有礼”和他刻意流露的“啊老子我挥手就是几千万上下忙得很只能对你们这样”的表情后,路明非成功的收到了无比崇拜+善解人意的眼神×N,并目送特快列车离开,整个过程持续不到三秒。

不愧是学院的车,这效率真尼玛高啊!路明非在心里给点了个赞,这才走到了月台上,接过了布加迪威龙边男子递给他的红酒,上面刚插上一片柠檬。

“师兄你还真来了啊,电话里我还以为你就随口说说呢……”嘟囔着路明非举起了酒杯,刚好让一线阳光穿过杯壁,光底下酒红色的亮斑中发出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的晶莹。他小心翼翼地呷了一口,纯正浓厚的酒香以下子从喉头溢上鼻腔,舒坦的叫人迷醉。

“罗曼尼康帝1990?师兄你从哪搞到的?这酒好像很名贵,学生会里也只有这么几瓶。”

楚子航把杯子递给路明非后,照原样把餐巾叠好,又塞回口袋里。他家过了路明非手中的影响,绕到路明非身后帮他理了理定制的西装的衣皱,边动作边回答,就是从学生会拿的。

“老大留下的那个酒库,那可是学生会的元老们看管的,就节假日时才会给拿上两瓶,连我都不能碰,师兄你虽说退位了,但以前跟老大不是还号称宿敌来着,元老会有好些都是当初老大的脑残粉,师兄你怎么混进去的?”

路明非喝了一半扎着嘴,手绕过脖子从前面往后按住了楚子航在他颈肩处揉捏的手。指尖摩挲,十指相扣。

楚子航若有若无的笑了笑松了力道把银箱放进了车后座,“伊莎贝尔之前想来接你的时候也准备了餐酒来洗风接尘,我嘲笑了她。”

“嘲笑……”路明非自动脑补了出自行顶着上认识心会会长的名号到学生会还对学生会主席秘书面无表情的棒读“呵呵这酒太低档次了根本比不上狮心会的品位”时的场景,不禁发笑。“然后呢然后呢?学生会那帮元老们眼里该喷出火来了吧?”

“还好,表面上挺冷静的素质不错,不过我看到他们脖子后面爆起了几条青筋。”楚子航关上了后车门,“他们带我看了伊莎贝尔准备去接你的布加迪威龙和罗曼尼康帝1990。”

“布加迪威龙是学生会主席的一贯标配,罗曼尼康帝1990的话肯定是临时换的,他们平时顶多让我喝拉菲。”

楚子航摇头,“我不懂酒,但学生会为了对付我肯定会用最好的东西,他们还给我看了Louis Vuitton的服装、波米雷特的珠链、IWC万国的手表之类的,说是只有你们学生会高等级的人才能用卡刷得开。”

“我靠,这不是赤裸裸的炫富嘛!”

“嗯。”楚子航又恢复了他平时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说话字一板一眼,仿佛现在说件平淡无奇的小事,“然后我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用你的学生卡刷开了车锁和酒柜,直接把车开过来了。”

“啊?”这话说得,太平常了,仿佛就像平日里的“啊我只是干了一件小事”“啊身为狮心会会长当着所有人的面用学生会会长的卡刷开东西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一样,没有丝毫起伏,饶是无比熟悉他说话风格的路明非也愣了好几秒,然后笑得前扑后仰,“哈哈哈哈哈哈难怪师兄你要我把学生卡寄给你,又把学生会的人摆了一道,师兄你真是焉儿坏!”

这次任务的时间有点长,人前人后路明非总要装出学生会主席应有的淡定神闲,着实有些憋久了,这一笑便放的有点开。楚子航眼睛手快,一把从他手里接过了摇摇欲坠的香槟杯拿稳,任由路明非笑倒在他的肩上。

他情不自禁被带着扬了扬唇角。挺久没见路明非笑的这么开心了,而且是因为是因为自己。他就是喜欢看他好一点,上扬的唇连同自己心里最深处少有得连他自己也没有自觉的柔软也有所触动。

路明非笑够了直起身,楚子航拍拍他的侧头,满手粘上了发梢的凉意,楚子航皱眉,“先上车吧,天气有些凉了。”

这是敞篷啊兄台,要等车上暖和还不如直接挨着另一个人。心里吐槽着,路明非还是胡乱地应着“嗯嗯”,眼睛却不由自主瞄上了楚子航的身体……咳不,是楚子航身上的装束。

一贯的纯黑色着装笔挺工整,两肩放宽,身形修长,脖子上却围了一条和他风格相差甚远得令人大跌眼镜的米红色围巾。看起来就是一簇黑中一条红……这搭配!

路明非就看着楚子航欲言又止,反正说了也没什么用。原因大概是因为这条米红色的围巾是路明非买给他的。

路明非表面上的光鲜亮丽大多数还是学生会装备的,他本人只有那么点奖学金,还要还以前的卡贷,大概囤了好几个月也只能买到爱马仕分店最便宜还打折的这条米红色围巾。

这是他少有的能给的起的东西,珍贵又带着些许保留。

当时的楚子航摸了摸围巾上后没说什么。只是自此之后,只要不是什么过于正式板刻的场合,一旦天气稍冷一点,哪怕是以混血种的体质根本不用在意那点的温度下他也会戴着这条围巾,无论下半身穿着什么。

一直看着,路明非忽然搓了搓鼻子,感觉有点无言的冲动。

他和楚子航上车,顶部的敞篷自动闭合,少有的那点光线从上而下切面,缓缓覆盖了车里的人。

在即将没入黑暗的最后一瞬间,明亮的灿金划过,照亮了彼此的双瞳。金色愈渐迫近,光芒炽热,在昏暗中似忽明忽现的烟火。

他们相互拥抱,在独属的环境中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

唇齿间,酒色带来的甘露入唇,怡人甜香缓缓逸出弥漫,把相爱的人勾往沉沦的深渊……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51)
©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