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君

喜则留,厌则走。
多说一句都是求,道不同不相为谋。

非all纯食。非苏非控。
主攻攻控攻苏攻all。
恶心对逆,手动帮取关。
一切博客谢绝转载:)

头像是二粽子给我画的二次人设!
我要吹爆二粽子!!!

【谢李】数字(上)

看最近一个很火的图忽然出脑洞,白女票了那么多谢李是时候来补票了hhh初次见面迷之ooc见谅
—————————————————

重制之后,大侠之路要打荻花前山了。

荻花前山李忘生是打过的,当年他和师兄谢云流一同下山修行时,在枫华谷巧遇恶人谷肖药儿请求二人前往荻花宫救他的孙女叶婧衣。彼时二人涉世未深,大师兄性子直,且为人仗义,不待细思便拖着他直杀上这荻花山上。

一路披荆斩棘,却仍是找不到传说中的红衣妖女沙利亚。

无奈,二人只好回到山下,找到一名为平顶村的村子稍作休息。

平顶村地瘠人贫,即便只是一小间破旧的单床茅草屋子,肯收留他们已是不易。因而即使条件恶劣,二人也没什么不满。

只是有些许不习惯。

当晚,二人梯云纵跃上那茅草屋顶,夜间凉习的清风徐来,早已习惯纯阳绵延白雪的他们并不觉得冷,只望尽天边远处,白日被无尽枫华染红的天空在夜里归于沉寂,漫天繁星犹河般流向远空。

再多的事早在回忆中埋藏于数年间的纯阳白雪里,唯有师兄轩昂气宇的面容,和嘴角那抹笑魇仍留存在脑海里,久难磨灭。

那夜,天高云淡风轻,二人和衣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谢云流少有地比他早起半刻,李忘生初醒时,正见他唇角勾起,眉梢眼角染上得意之色。

谢云流手腕上缠着一只隼鹰。

“忘生,重茂昨夜与我通信,今日便已将那红衣教传讯沙利亚的方法传信过来了……”谢云流说得眉飞色舞。

李忘生听着,自是高兴的,却不知怎的,内心有些许不安。

昨夜之时,他竟全然未觉察师兄何时与他人相传的书信,亦不知师兄口中的“重茂”是何人。师兄一向广交好友,自是好事,但……

不待李忘生细思胸口那阵涩意,便忽被人一拉手腕,一搂腰,身子一轻被抛至空中,“锵”的一声长剑出鞘,李忘生下意识地踏在谢云流的剑尖上,借力一跃,下一秒一只手便牢牢环住了他的腰,剑光碎裂成无数星尘,星星点点,围绕在他们二人周身。

逍遥云游,鹤起双飞。

谢云流和李忘生齐齐直落到荻花前山入口处。

“走吧。”谢云流对李忘生说。

他们一起踏入荻花前山浓密的雾气中,极其默契地互落气场斩杀一路上阻拦的红衣教众。再斩落监察使平台的阿里曼监察使后,谢云流摸索着监察使的尸体,果然如李重茂信中所说一般,找到了一个神秘的卷轴。

卷轴上是散落的几个数字,还有几个空着的位置。

他们按信中所说那样,按照横竖斜三个方向,每个方向的数字总和为十五,填入数字,再删去七、八、九三个数字。然后,从第一行开始把数字从左到右排成一行。最后得到六个数字顺序。

从山腰营房到入教主祭坛的半山腰路上,也确实见到了信中所述的阿里曼石柱,和石柱旁边的守卫。

除去所有石柱旁的守卫后,他们数着每个柱子旁边的守卫树木,依次增加一人数目后按卷轴上得到的那串数字顺序转动柱子。

当最后一个柱子被转动后,荻花山深处传来机关碰撞的声音。

谢云流和李忘生对视一眼,成了!

于是直杀入山顶的荻花宫。

沙利亚果然现身,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不免又是一场恶战。

大道下,八卦生,山河落,紫气升腾。

沙利亚倒在了荻花宫染血的冰冷地板上。

总算除去这妖女,谢云流和李忘生心情都很爽快。

李忘生摸索沙利亚的尸体时,除了沙利亚携带的宝器,还摸出了一个腰鼓来。

“腰鼓?”谢云流凑上前看了一会,道:“跟‘悦’挺像的。”

“悦?”李忘生不解。

“之前和七秀坊的朋友一同前往无盐岛除水寨寨贼时听说的。据说那寨子首领有个很漂亮的腰鼓,七秀弟子大都喜欢。”谢云流顿了顿,说:“通体粉红,流边坠饰,俗话有言士为知己而死,女为悦己者容,说的应是如此。”

“为悦己者……这寓意倒有趣。”

“还有更有意思的。”谢云流笑道,他扬起衣袂露出层层道袍掩盖,只见那腰带上缠着一把蓝黑色的小剑。

“这是……卿?”李忘生道。

“不错。”谢云流道:“这是我在空雾峰试炼时机缘所得,剑曰卿,又有人言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悦和卿,江湖人士经常把他们联系在一块,曰山有木兮木有枝呢。”诗句的下半句谢云流没说出口,只是朝李忘生眨眨眼睛。

虽李忘生常年在纯阳练剑,罕有下山的时候,也因而少通人情,但这下一句是什么他也是知道的,却也不言语,只是摸了摸手中的腰鼓。

悦,卿,悦卿。

心悦君兮君不知。

“世人都说悦和卿是一对,这腰鼓倒也挺别致的,忘生你收着吧。”谢云流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土,朝李忘生伸出手:“走了。”

李忘生低了低头,微不可闻得说了一声:“嗯。”





“师傅,我们什么时候才走啊?你停在这老半天了。”

“师兄不可无礼,不要打扰师傅想事情。师傅或许在想怎么除去这山上的红衣教呢。”

“哎不就是红衣教吗?都什么年代了,红衣教那帮家伙依旧停滞不前,凭师傅的实力根本不在话下。”

“师兄,师傅曾言纯阳弟子不可骄纵,平心静气,虚己置人方得……”

“啊……”

李忘生回过神来,看着荻花前山脚下自己那两个的徒弟,摇摇头,前去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走罢。”

两师兄弟闻言同时停手,朝李忘生一拱手,往荻花山上走去。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7)
©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