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君

极致的主角攻攻控洁癖
受控的无差的杂食的我求求你们不要关注我
欢迎取关谢谢

【邪黑】我的男友偷偷出去约女主播

梗自 @第九只番茄 一条博客时我的眼滑。
正在尝试着投喂 @第九只番茄 太太233333表白太太!写邪all辛苦了,肉很棒不知道怎么表达唔,试着写邪黑看看能不能互相投喂,爱你!!!!
第一次写邪黑,先短短的试试水,轻拍。
——————————————————————————

  这是吴邪今天早上抽的第三根烟,看的第七次表,第不知道多少次的坐立不安
  
  你问这是黑瞎子第几次发现吴邪的小动作了?谁知道,估计原主自己都不知道。好像从昨晚开始视线就若有若无地黏在吴邪身上。
  
   不能怪吴邪没发现,他哪知道那副墨镜底下的眼镜在瞄个啥,反正他望过去的时候那人不是在逗着他的驴蛋蛋,就是坐在彩电或者收音机前傻乐呵,好不大爷。
  
  什么老年人生活嘛。吴邪对此嗤之以鼻,也没那个闲功夫去管他,手头上“噼噼啪啪”屏幕敲字敲得飞起,偶尔盯着屏幕咋巴咋巴嘴皱皱眉,不一会儿又傻乐呵,一副全然沉浸在自个世界里的样子,连他家驴蛋蛋什么时候被某人捏得痛呼一声都没怎么留意。
  
  黄色的小土狗看着呆,但真要说起来也不傻,一溜烟窜过去窝在吴邪脚边,撇头看着黑瞎子大尾巴摇得要上天。
  
  这小狗崽子……他想,回头得炖锅狗肉吓唬吓唬它,省得这货就知道吃里扒外往外跑,回家就知道狗腿摇尾巴卖萌。
  
  都快给宠坏了。
  
  时间差不多,吴邪恋恋不舍地扔了智能机,笈着人字拖走进了浴室,一会就传来了水声。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这么相信智能机的锁屏功能呢?密码还是图案,也就是瞄上一眼的事情。黑瞎子随手就按着吴邪平时的手势划亮了屏幕。页面还存着没关,一个长发瓜子型的女人脸占了大片屏幕,眼睫毛上的点点金粉都看得一清二楚。她扶着个麦克风,声音甜腻的小年轻的歌略微从耳机里卸出来。
  
  下面的刷屏蹭蹭蹭上去,什么鲜花,告白气球之类的礼物炸了满屏。
  
  哟,小鲜肉啊。黑瞎子指甲在屏幕上扣了几下,他想,也不好看嘛。
  
  也不知道吴邪在迷个什么。
  
  他看着那个女人一张一合的嘴唇,上面沾满了晶粉色的唇彩,在刻意的灯光营造下闪亮,有几分魅惑的颜色。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在说我愿意。”
  
  黑瞎子会唇语,以他的耳力也能听得清耳机漏出来那点声音,但他没拿起耳机来听,耳朵还浸在卫生间传出来那点水声里,他只一直盯着那个女人的嘴型。
  
  那女人好像说了句,明天不见不散。
  
  她的眼睛一直向屏幕这边看,好像能穿过屏幕,直接跟屏幕外的某个人直接对视一样。
  
  那个眼神亲近,自然,带着些许期盼。
  
  
  
  

  

  
  
  吴邪光着膀子从厕所里出来,沾了一身水汽还留着汗,被风一吹神清气爽,屋子坐北朝南就是这好处,江南的气候也温润,是个养人的好地方。
  
  这处的事物都那么温柔,是不容易变的,今天的风里的晚间气息跟昨天的一样,昨天在逗狗的黑瞎子今天还在蹂躏着驴蛋蛋。
  
  吴邪走过去拍了一下黑瞎子的圆润的大屁股,脑袋凑他肩膀上嗅到了满身的狗骚味儿。他又在那屁股上拍了一下,“洗澡去。”
  
  “哎。”黑瞎子应了一声,屁股还黏在沙发上 ,根本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吴邪见他没动,伸着半湿没干的手去捏他脸,一手油,嫌弃得很,“磨叽个啥。”
  
  “你急个啥。”黑瞎子扭过头去,一副大墨镜对上吴邪,“明天又没事做。”
  
   “急着上炕不行?”吴邪歪脑袋去看着他,头发上没干的水珠子落黑瞎子那身黑色背心上湿出了几个水窝窝。
  
  黑瞎子停了停,忽然笑了, “成啊。”他舔了舔唇角,漏出点嫩红出来。
  
  吴邪见着了,直接上口咬了一下,进房去了。

        黑瞎子摸了摸狗的下巴,察觉到小土狗早就心不在焉地往外面望。

        在想哪只小母狗呢?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1)
  1. 水菱月纱凌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邪黑
©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