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君

极致的主角攻攻控洁癖
受控的无差的杂食的我求求你们不要关注我
欢迎取关谢谢

【路恺】车

  轻轻呵出一口浊气,恺撒泯着那一口口红酒,一点点汲取这暗红的液体。 它们在深蓝色的西装上难以看清,恺撒却能通过味道将它们一一辨别出来。
  
  酒不只一种。
  
  97年的Romane Conti芳香浓郁,98年的Petrus纯净饱满,99年Pomerol温柔干净,96年的Lafite暗藏锋芒,但一旦汲取便再也欲罢不能……
  
  他能把他们区分得一清二楚。
  
  但对他却不能。
  
  特别是看着现在的路明非歪在副驾驶座上,手腕抵住唇沿遮挡着自己轻微的喘息声,眼神略微迷蒙地看着车窗外的路灯。
  
  路明非眼睛里有灯光照耀下闪烁的灯影。
  
  像有什么明亮的东西在他眼里闪烁。
  
  完全让人分不清。
  
  优质红酒气味还在鼻尖,较淡,停留在口腔内有幼滑的感觉。品久了慢慢就能感受到香醇,回味的感觉在口腔内久久未能散去,平衡、协调、幽雅,细腻得令人愉快。
  
  这是个怎样的人呢?他那张惯于隐藏的脸下到底埋藏了什么呢?
  
  他想知道他的真实。包括所有。
  
  探索的欲望升腾时,温度逐渐上升起来。
  
  恺撒的脑袋沿着红酒流经的路径往下,滑到底部。
  
   无人街道角落寂静的车厢内有衣料摩挲的轻微的“沙沙”的声音。
  
  还有“嗞啦”一声拉链被拉开的声音。
  
  吞咽声和喘息声混杂在一起的声音。
  
  空旷的街道上有风吹过,扬起细小的尘土。有些打到了锈色惨败的路灯,光下飘过几个朦胧的黑点。什么时候有什么鸟从灯下飞过,路明非脸上的光被埋进阴影里。
  
  有金黄色的锋芒在阴影中燃烧起来。
  
   他伸手抹去恺撒唇角溢出的白浊,同时也制住了恺撒那只想解开他身上蓝色西装的手。
  
  “别在这儿……”话轻得跟呢喃似的。
  
  “我早就里里外外都已经准备好了,为什么不行?”恺撒挑眉看着他。
  
  “因为……”
  
  
  
  
  
  
  




































  
  
  
  “开车酒精不能沾!!!机动驾驶证要记牢!!!如果忘了哪一项!!!吊二撤三醉五逃终生啊!!!”
  
  别问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考驾照已经考得我要疯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44)
©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