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君

极致的主角攻攻控洁癖
受控的无差的杂食的我求求你们不要关注我
欢迎取关谢谢

【非all】此世间唯一的你(序)

欠了@粽flag注视着你 十万年的巨坑,毕业了滚回来还债QAQ
本文原cp路楚,现全文修改至非all,非王后宫屹♂立不倒!

——————————————————————————
(1)

世界的彼端,无尽的雪原之下,寒流水面如镜,封存着那千年的冰魂。

一柄七尺长刀竖插在这茫白的冰川之上,周围暗自涌动着猩红的膨胀而须弥的气焰,刀翼上锋利的锯齿闪烁着血色的光芒。那光芒先衰,落入锯齿间的凹槽中,又滑下凝成光泽更锐的一滴,犹如群蛇守护着的宝石,在日升月落中光辉映斜。

就在光芒最盛之时,却是折射出一缕黑光。空中划出一条墨线,一滴落下,竟无半点反弹,而是发出了“嘶嘶”的声音。不过两秒,厚达千尺的冰山角下涌出了淡猩红的海水。

冰山被腐蚀穿了。

遥空之上,数十架现代武装直升机上双旋翼齐扇动发出轰鸣,绕着以刀所在的冰山为中心,30码为半径的海面内以400迈的速度低空飞旋,600W的短弧氙灯,每台直升机上至少配备了6个,想也是经装备部那帮蛇精病改装过的,此时都开足了马力齐刷刷地照着同一片海域。

奇特的是,无论灯功率有多大,海面始终没有任何折射或反射现象,它如一片静涌的黑洞,无声息地吸去所有的喧哗和沸腾。

但无论如何,灯光耀辉,百机相候,所有人都在等待,平静水面被冲破那一刻的到来。

在大洋的另一端,无数双璀璨的黄金瞳透过虚拟的三维立体构建的空间看着这一幕,充斥着权与力的圆桌上,有人窃窃私语,有人评头论足,交横的视线间,包含着自能意会的色彩。

圆桌边缘,虚幻的长发少女发出幽蓝的散光,她也直直地盯着投影出来的那片海域,瞳孔中闪过无数意义不明的庞大数据。忽然,那瞳孔中的浅白字泛出了红光,少女无神地抬起头,白色边围的瞄准镜头卡住了海面上的一个定点,温润流畅又毫无感情的女声在室内回环。

“来了。”




随着这声音响起,投影里的画面和现场渐次重叠,同时涌起了如峰浪潮!那潮峰直指云天,涌出的是铁血与杀戮的腥息。红光漫染下,墨黑的膜翼大张,几乎全身被鳞片包裹着的人形从峰口冲出来,瞳中黄金盛放,转出了金黄的曼陀罗花。

那人口中吐出了声声龙文,以蓝黑的血在半空中画出道道符文,直摁入潮峰形成的水柱上,唤出海潮里声声龙啸。

四周盘旋的直升机纷纷四散开去,没有人敢真真正正地直视那一幕,连驾驶直升机的机长都扣上了隔音耳塞,颤抖着身体低下了头,那是喻意着哀与死亡的龙文,声声入耳,无不告诉着你生命的终程。

漫长的厮杀和吼叫声中,谁也没能看到哪怕一眼,也无人知晓那王座的争夺战争中,血与热的妖冶瑰丽,犹如一场辉宏的祭礼。

直至那哀鸣的戛然而止。潮声渐去,海面卷起涡流,将一切归入别域,空中凝成一颗硕大的血肉模糊的胚胎,跳动着,响着象征着旺盛生命力的强劲心跳声直直的坠下去。

苍穹之上的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它,直到它将落入海中时才抬手打了个响指。

一声轻响,相隔数千米插在冰上的长刀却仿佛听到了命令,微晃两下后自己从寒冰的束缚中挣脱出来,飞到了他手里。只见他手一握上刀柄,那刀通体迸发出白光将刀身覆盖,不多时便散去,露出了它原本的样貌。

通体银白,七尺削长。挥刀引水,刀铭村雨。

他凝望这柄刀,眼神流露出几分叹息,仿佛见到很久不见的旧友,想叙叙旧。却不料手一松,任由刀也落下去,竟是速度比那胚胎更快,在胚胎快整个埋入海时插进了那胚胎的中心。

那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

然后是如山海的崩塌。

分明除了朝海声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但在场的,甚至透过三维立体构建观看现场的任何活物都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倾泻般泯灭于世。那是神的殒落,无不铭刻在围观的所有人最根层的意识里,触目惊心。

整个尼伯龙根的坍塌,却是给人带来精神上的波澜壮阔,万物复苏的盛宴。



不知过了多久,才传来了一声微弱干涩的声音,“路……主席……是路主席!”

这一声仿佛雷霆乍惊,惊醒了所有人的意识,欢呼声,尖叫声一同响起来,话语里不约而同有那个人,“是路主席!是他!路明非!”

霎那间万众欢腾,无一不为屠龙的英雄加冕。

路明非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很淡地笑了笑,包裹着保护他同时也束缚他的鳞片片片融进了他的皮肤里,一如平时般光洁,边缘已然有些虚幻的膜翼收缩变小,最后尽数收了进去。路明非缓缓降落,犹如有风轻柔地将他怀抱托起。

一架直升机折旋回来,机身正对路明非降落的轨道旁半空停下,打开了机舱门,迎接英雄归来的是他在学生会的秘书伊莎贝尔明媚的笑脸及充满崇拜和爱慕的目光。

原本以她B级的血统是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踏入这片领域的,是路明非用学生会主席和S级的身份硬生生给她开了扇后门,即使是在最为激烈的战斗中也是路明非为她开了一小片领域防止她因血统威压而窒息死去。

此生能让她近距离体会到这种场景,死了也值了!伊莎贝尔克制不住眼里的激动,发自肺腑地赞叹道:“太精彩了!”

的确精彩,这大概是在封印路鸣泽之后,此生唯一的一次精彩了吧。

好歹,一切都结束了。一股颓然的疲惫如下面磅礴的潮水般涌了上来,路明非在看到伊莎贝尔时有几分失神,甚至连她的赞扬也没怎么听清,只是脸上勉强挤出笑意。

他忽然很想回到以前家里附近小楼的天台,一个人抱着膝盖望着楼下车水马龙来来去去,灯影繁饰下猥自蹲在黑暗里,望着繁星密布的天空发呆。

如此沉默良久,饶是伊莎贝尔也察觉出了路明非的不妥,但气氛的压抑之下她也不好发问。刚打算做点什么打破僵局,就见路明非微侧头,眼里的光芒不稳地闪烁了一下,问道:“伊莎贝尔,你想起他来了吗?”

伊莎贝尔一愣,“谁?”

“师......楚子航。”

伊莎贝尔甜甜地笑了,“您是说您的朋友,狮心会会长楚子航吗,他前不久才接了任务,正在......主席!”

不待她说完,路明非的身子猛然晃了晃,瘫倒了下去。

这是怎么?听说主席的言灵有一定副作用,但按之前的反应来看也没出什么差错。伊莎贝尔心里急手有些不稳,但很快冷静下来,拿出腰侧的传呼机呼叫医疗部队。

卡塞尔所属的医疗队十分专业且有序,有序到有一套特定的传呼流程。伊莎贝尔一步步按着说明书走。平时的路明非在人勉强从不暴露自己,她也是第一次用这东西,便有些手忙脚乱。

也因此她没有看到,路明非倒下前嘴角微微勾起。

这个笑容也陪伴着他,度过了50年的时光。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45)
©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