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君

喜则留,厌则走。
多说一句都是求,道不同不相为谋。

非all纯食。非苏非控。
主攻攻控攻苏攻all。
恶心对逆,手动帮取关。

头像是二粽子给我画的二次人设!
我要吹爆二粽子!!!

我自认是情长的人,只要不被辜负便从不会主动舍弃。二次的也是,三次的也是,我都切实认真爱过,下笔时小心翼翼,牵手前几番思量。

今天七夕了,幻想了一下非凌,但每每浅尝辄止,我还是很喜欢他,喜欢到无法想象他也喜欢我。但这也没关系,只要他过得好我就很开心。

可他过得并不好。

龙四到龙五,其中变迁,已经是再不想翻出来给自己补刀的程度。

太疲倦了。

喜欢一个因商业化而永远受大众喜好操控的人,太累了。

我挣扎了很久,放不下,但我依旧要强制我自己放下。

某些疯狂的念头日益沉重,我害怕那终有一天会把我击垮。

所以我想逃离了。

不想再面对,不想再那么难受,不想一直在感性和理性的撕扯中抱着仅存的那么一根浮木。

太疲倦了。

属于他的留给我...

P1是原po,P2是授权图。

感觉很触动内心的话语,爱他就希望他很好很好,爱他便好他所好,乐他所乐,抑制欲望,眷慕安平,就挺好。

我希望他也能很好很好。

【路明非/微路恺】小白点

本意只想写一下路明非以在今天这种不快乐的日子里让自己快乐一下,恺撒属顺带。


那个光是手电筒。

理性终究还是战胜不了感性。
我终于还是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了非凌……

记一个梦

梦到非泽两个人一起坐在窗台晃着小腿,路鸣泽手里捧着一桶雪糕,嘴里叫着哥哥哥哥,一边挖一勺雪糕泥喂到路明非嘴里。

路明非一只手撑在窗子的杆木上,护着路鸣泽防止他掉下去,即使心里知道不会,但他没有多想。路鸣泽半挨在路明非膀臂里,自然而然。

窗子不高,一低头就能看到柏青色的路边。偶然有别的人经过,他们也不在意,有时会评论一下来来往往的过客,有时也任由别人投来打量的视线,并猜测那些人看他们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

梦里的冰激凌永远都吃不完,他们倒也不贪,吃得差不多了便停了。路鸣泽嘴里叼着那根雪糕棍子窝在了他哥怀里,路明非就搂着他。

若是我书写的话,他们顶上的天空不是夕阳就是星夜吧,会有微风从他们身边经过,勾起发...

想向全世界炫耀我的新头像!

二粽子给我画的二次人设图///////

我要夸爆二粽子!!!吹爆这个太太!!!@粽flag注视着你 

一个安利

向世界安利一下路璃,路明非x风间琉璃,连载版龙三里贼好吃


【非all】信息素冷感(上)

今天是喜欢他的人的非常高兴的一个日子。

我最喜欢的你,生日快乐。

多么希望我如此拙劣的文笔可以描绘及哪怕你的千分之一啊。

啊发太急我忘了说明,标题是 @穆衍 小天使的赐名!


全文含路楚,路芬,非泽,甚至众人单箭头预警,明非太好了,值得所有人都喜欢他


路明非,生日快乐。

今年依旧如此喜欢你,连遇见都是多么庆幸。

路明非,生日快乐。

祝愿下一年的你,可以得到你最想要的东西。

随缘脑洞5

在码生贺的时候忽然看到这个梗。

什么受,或者几个受这个都无所谓了。

重点是7.17路明非生日啦

下一页
©凌君 | Powered by LOFTER